魔法少年赵天霸

沉浸在自己给自己点赞的梦幻之境里

鹤厨
all鹤丸国永
性向不明
新人
写手和手写
有一些奇怪的性癖(?!)
多多指教。

#无法抑制的鹤丸的胡思乱想

现代

爷爷出差一个人在家矫情的鹤球

文笔渣 慎入

略ooc有

以下





鹤丸国永记不清他上次流泪是什么时候了。
印象里他会在烛台切的炒面面包里挤三大坨芥末,看麻麻又气又笑又无奈地说:“鹤丸总是这个样子啊。”
他还会从在走廊末端咻一下跳出来,将五虎退吓得眼泪汪汪要哭不哭,然后哈哈大笑地揉着小男孩触感柔软的脑袋,另一只手掏衣兜,掏出一粒不知什么时候的彩色水果糖递到小孩面前,看小孩破涕为笑,金色的眸子笑成弯月。
他曾和爱人在新年广场看倒计时,人山人海的电子屏下他蓦地撒开三日月扣着他的手窜到远处,偷偷看着三日月惊慌失措的焦急神情,然后在倒计牌上终于出现明晃晃的阿拉伯数字零的时候,突然钻到三日月的怀里,再将嘴唇贴到深蓝发色的男人唇上。男人愣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环住他曲线美好的腰肢,加深了这个跨越过去与未来的吻。
—那是过去了。
三日月宗近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了。
说好不到一周的出差被一再延迟,两周,三周,前几天尚好,每天三日月都会打电话回来报平安,然后陪鹤丸聊聊今天吃了什么去了哪里这种看似无聊的话。情侣之间琐碎的小事交谈起来却无比温馨。
之后几天说的话越来越少,每每鹤丸在接起电话后听到几个模糊的似是问候的音节,还没来得及张口,那边就匆匆挂了机。到最后,索性连个电话也没有了。
三日月宗近仿佛一去不返。
“我的人生真是充满惊吓啊。”鹤丸国永想。
然后一下子变得难过起来。
“我似乎是忘记哭泣的感觉了。”
他钻进被子里,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头顶洁白而空寂的天花板,希望从中找到一点难过的色彩。
白色,白色,白色。
黑色,灰色,绝望色。
蓝色,金色,思念的人。
三日月宗近。
我想你了。
我想你想得难过。
我快哭了。
你却还不回来。
鹤丸国永闭上了眼睛,将头埋进被子里,深吸一口气,睡着了。

———————分割———————————


鹤丸国永醒来的时候大约是傍晚,六七点。
他听到外面马路上传来车水马龙的喧哗,听到楼下小孩子放学回家叽叽喳喳的兴奋,听到身旁CPU风扇发出极轻微的嗡嗡声。
恍惚间似乎天地已远,遗世的孤独感铺天盖地地压下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所谓人间悲喜都是别人的,鹤丸国永什么都没有。
他慢慢地蜷缩起来,整个人趴在被子里,被单高出一块,像与世隔绝的白色山丘。
悲伤一点都不好。
无所谓了。
一会找烛台切吃鳗鱼饭吧。
小孩子还是要草莓味的。
平常心。
上次说好还大咖喱的书又忘记了。
百无生趣。
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
就在鹤丸国永思绪飘远的时候,被单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掺杂了几许急促,轻轻的,优雅的,几乎能称之为节奏的步伐将他拉回现实。
————————三日月宗近!
下一秒,似乎是一双手附上来了。
那触感鹤丸国永再熟悉不过。
他回来了。
那双手隔着一层厚实布料,顺着脚踝慢慢摸上去,走到小腿时似乎还留恋般地停了停,再沿着他的胯骨,一把搂住了腰。
下一秒,腾空。
鹤丸被人连人带被子抱了起来。
脑子里有两秒钟的空白。
三日月宗近一把掀开了遮住恋人脸庞的被子,急切地啃了上去。
“—唔!”鹤丸眼前拂过深蓝色的发丝。
心心念念的人花儿一般的嘴唇仍是一个月前的柔软,三日月宗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舌尖探进去,吸吮他的唇瓣,细细舔弄每一寸敏感的黏膜。
一吻终了,心情大好的三日月又吧唧在鹤丸脸上重重亲了一下,才在床上坐下,把他圈进怀里,埋头在他的颈侧。
被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息所包围,鹤丸国永整个人战栗起来。
他的眼角有微微的水光。
“三日月……”他的声音里竟含着一丝哭腔。
三日月一愣,低头看看鹤丸的眼角,竟是少见地慌了。
他极缓慢地,极温柔地吻去泪珠,
“别难过,鹤,别难过。”
“我回来了。”
———————end————————————


评论(3)

热度(69)